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精神!

读睡诗社官网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当前位置: 读睡诗社 > 诗学诗论 > 诗学理论 >

华灵:诗歌已死,而诗人还活着

时间:2019-09-30 17:13来源:读睡诗社 作者:华灵 点击:
中国 诗歌 已死,而诗人还活着。 想当年,柏拉图宣称要将诗人逐出他的理想国,黑格尔也在1818 年给艺术下达了死亡判决。可诗歌依旧在发展,诗人依旧在壮大,中外诗歌攀过了一个
<a href='http://www.dushui.ren/huiyuan/hualing/' target='_blank'><u>华灵</u></a>:<a href='http://www.dushui.ren/' target='_blank'><u>诗歌</u></a>已死,而<a href='http://www.dushui.ren/huiyuan/' target='_blank'><u>诗人</u></a>还活着

       中国诗歌已死,而诗人还活着。

       想当年,柏拉图宣称要将诗人逐出他的理想国,黑格尔也在1818 年给艺术下达了死亡判决。可诗歌依旧在发展,诗人依旧在壮大,中外诗歌攀过了一个又一个高峰,像“不死鸟”般一次次浴火重生。

       直到被互联网和全球化席卷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商品经济的洪流中,众生浮嚣,物欲横流,什么英雄狗熊,才子佳人,党派主义,自由民主纷纷倒地,信仰被颠覆,理想被重置,文学也遭遇了自诞生以来最大的一次洗牌,从艺术的宝座上跌落,沦为地摊上可以任意交换的商品。

       而诗歌作为文学超市中高雅的奢侈品,青睐者本就有限,如今地位更加岌岌可危。于是一些人开始在诗歌中玩弄玄虚,一些人开始在诗歌中出卖肉体,另一些人则打着诗歌的幌子招摇撞骗,出卖灵魂。诚然,还有一些人在那里据理力争,声称诗歌不死。但在这个要钱不要脸的时代,一群越来越无聊的写者,外加一小撮儿高度近视的评论家,时不时在互联网上冒一冒泡,鼓捣一下顾影自怜,却像祥林嫂狼吃孩子的絮述让人生烦,又像孔乙己窃不算偷的解释令人摧肝。

       确切,如果诗歌还活着,那它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是诗歌的教化作用,还是能给人带来荣誉和收益。如果这些都不是,在实现中国梦的汹涌大潮中,那些曾经心潮蠢动,不顾一切爱上诗歌的文艺小青们,只会呆在象牙塔般的意象世界里日渐消沉,越走越窄,蹉跎青春,直到耗尽最后一丝热情。那些一开始如初恋般呵护诗歌姑娘的年轻人终了会发现,自己天真的脑袋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早已被车子票子房子挤压得艺术细胞全无,茫然环顾屋内,除了每天重复掉下的那页日历,就是凌乱堆积比卫生纸还无用的那些废稿纸。厚厚的书籍被薄薄的钞票一击倒地,这就是现实。什么以文济世,什么流芳百世,统统都是狗屁。曾几何时,这面以“爱与真”书写的艺术大旗,引导人类走向一个又一个精神圣地,如今暗红的底子还在,只是肮脏破碎,被众人在狂飙突进的世纪风雨中踩成了烂泥。

       是该给诗歌做一场体面的葬礼了!现在,除了对诗歌命运不甘心依然还在探讨的评论家们,诗歌的生死对社会上更多的人已变得毫无意义,更多的读者早已被电影,电视,网络和手机挖走了墙角。互联网上的碎片文化俨然成了正统,成了维系整个人类社会赖以现实存在的心灵鸡汤,而诗歌这位雍容华度的公主却不幸沦为娼妓,在她漂亮的脸蛋上,如今布满了玄虚,唾沫,粘痰和精液。

       尽管诗歌已死,可诗人还坚强地活着,活在自己的一切虚幻中:或为一个构思落魄,或为一个词句失眠,或为一个不着边际的梦想,赌上自己的一生!为何诗人都那么贱?在万马齐喑的时刻,还守着心中那份孤独!需知这一方净土,如今只生活着绝望,痴狂与自虐!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几位诗评家曾在一起笑语:新诗这种东西,五十年后将不再被人提及。诚哉斯言!如今你看,除了诗人自己,还有谁在读?甚至诗人自己,热衷于推销自己的作品,却不愿去品鉴别人的诗;即使有,也只是相互吹捧的一个族群而已。

       有一期《非诚勿扰》上了个诗人,有自己的文化传播小公司。孟非当场直言:我以为诗人都是穷光蛋呢!诗人当即吟诗一首,却被当做笑料,淹没在众多外貌拜金协会女的口水之中。看着就让人血脉喷张,暗恨陡涌!当时就在想,自己还远不如他呢!曾几何时,诗人是睿智,仪表与高贵的化身,如今则成了穷光蛋,精神病和不着调的代名词。真是让人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别再写诗了,别再把自己往绝路上推,并非诗人抛弃了诗歌,实则人类厌倦了诗意,在这个灵与肉的时代,人类过于追逐后者的实惠,而对前者弃若敝履。

       别再称呼自己是诗人了,让心中多一份苦,写那些风月无边,阳春白雪的猫狗不理文字!既然这个世界注定不再需要诗来歌唱,我们又何必执拗于此。多听听时下音乐,多诵诵先贤遗作,切莫做一个月夜徘徊者,或一个失恋纠结着,让自己的心,在苦苦煎熬中度过!

       愿望总是何其美好,现实却像一座阴暗的囚牢。既然诗歌已远去,像恐龙一样燃烧了自己的辉煌,被时间的流沙埋进废墟。我们又何必拘泥于今天,一定要将它救活!如果明知不可为,诗人何不放过自己!让喧哗沸腾于市井,让乐曲流淌在舞池;让农药畅行于田野,让尘暴肆虐在沙漠!曾有一帘诗,挂在桃李深深处,只有紫燕能读。诗人们过得好不好,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今俟秋风渐起,万木始凋,我们何必要做一只苦蝉,在炎炎烈日下不知疲倦鸣叫,奏着那被人无视,令人聒噪的号角。如果人类已变得冷血,唯利是图,没有了诗意,我们又何必化身蝙蝠,在他们灵魂深处,幽灵一般,播下那曲折奥深,难以收听的雷达书。

       去掉那顶自制的高帽吧,它除了自命不凡,迂腐清高,什么也不是。

       不管你服不服,是的,中国诗歌确然远去,只留下诗人,还在艰辛卑微地生活。【本文部分观点采自网络,若引起您的反感,敬请原谅!——华灵


(责任编辑:读睡人dushui.re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 » 转载请注明来源:读睡诗社 » 《华灵:诗歌已死,而诗人还活着》
  •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读睡诗社 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