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米沃什] 米沃什诗歌精选|我观看却并不渴望,因为我已得到了满足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92 | 回复1 | 2021-7-30 21:4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163611a0a7qhhz005iz18f.jpg

切斯瓦夫·米沃什(Czesław Miłosz,1911-2004),美籍波兰诗人散文家、文学史家。1911年6月30日,切斯瓦夫·米沃什生于立陶宛维尔诺。曾参加左派抵抗组织,从事反法西斯活动。后任波兰驻美国、法国外交官。1951年向法国申请政治避难,1970年加入美国国籍。198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主要作品有《被禁锢的头脑》、《伊斯河谷》、《个人的义务》、《务尔罗的土地》等。2004年8月14日,米沃什在波兰克拉科夫的家中逝世,享年93岁。

偶然相逢
米沃什

黎明我们驾车奔驶在冰封的大地上,
有如红色的鸟儿在黑暗中展翅飞翔。

猛然间一只野兔在路上跑过,
我们之间有人用手指点。

那是很久以前。而今——
那野兔和挥手的人都已不在人间。

啊,我亲爱的人!
他们在哪儿?他们去向何方?
那挥舞的手,那风驰电掣的奔驶,
还有那沙沙滚动的鹅卵石?
我问你们,并非出自悲伤,
而是感到纳闷,惊惶。

艾迅 译



路过笛卡尔大街
米沃什

路过笛卡尔大街
我走向塞纳-马恩省河,腼腼腆腆,一个旅客,
一个刚到世界之都来的年轻的野蛮人。

我们一行很多人,来自雅西和科罗日发,维尔诺和
布加勒斯特,西贡和马拉克什,
羞于记起我们家乡的风俗,
这儿可没人听说过那一套:
拍手叫仆人,赤脚姑娘匆忙走进来,
念着咒语分食物,
家长和一家人一起背诵赞美诗。

我把叆叇的省份抛到了身后,
我走进了万众的、眩晕的、渴望的地域。
很快许多来自雅西和科罗日发,或者
西贡或马拉克什的人们
将被杀掉,因为他们要废除他们家乡的风俗。

很快他们的同辈开始攫取权力
好以普遍美丽的观念的名义杀人。

同时城市按照它的本性行动,
在黑暗中响起沙哑的笑声,
烘烤长面包,把酒倒进泥罐里,
在街头买鱼、柠檬和蒜,
对荣誉、羞耻、伟大和光荣无动于衷。

因为那些已经完成了,而且变成
谁也不知道谁的纪念碑,变成
几乎听不见的咏叹调,变成口头襌。

我又一次倚靠在河堤粗糙的花岗岩上,
彷佛是从地府旅行归来
突然在光亮中看见季节的转轮,
其中多少帝国崩溃了,曾经活着的人已经死去。

没有什么世界之都,这里没有,任何别处也没有,
被废除的风俗恢复了它们小小的荣誉
而今我才知道人类世代的时间不象
地球的时间。
至于我的深重罪孽,有一椿我记得最清楚:
一天沿着小溪,走在林间的小路上,
我向盘在草丛里的一条水蛇推下了一块大石头。

而我生平所遭遇的,正是迟早会落到
禁忌触犯者头上的公正的惩罚。

绿原 译



没有意义的交谈
米沃什

——我的过去是一只蝴蝶愚蠢地跨海航行。
我的未来是一座花园,厨子在里面割开公鸡的喉咙。
我得到什么,以我全部的痛苦和反抗?
——把握瞬间,即使一秒钟,当它优美的外壳,
两只交叠的手掌,缓缓张开
你看到了什么?
一颗珍珠,一秒钟。

——在一瞬间,一颗珍珠里面,在那颗从时间中解脱的星中,
你看到了什么,当变幻的风停歇?

——地球,天空和海洋,满载货物的船只,
洒满露珠的春天黎明和遥远的公国。
在充满宁静光辉的奇异陈列中
我观看却并不渴望,因为我已得到了满足。

张曙光 译



那么少
米沃什

我说得那么少。
日子短促。

短暂的白昼。
短暂的夜晚。
短暂的岁月。

我说得那么少。
我不能继续说下去。
我的心滋生着疲倦
由于喜悦,
失望,
热情,
希望。

海中巨兽的颚骨
紧咬着我。

赤裸着,我躺在荒岛的
岸上。

世界白色的鲸鱼
把我拖向它的深渊。

现在我不知道
在一切中什么是真实。

张曙光 译



诱惑
米沃什

我在星空下散步,
在山脊上眺望城市的灯火,
带着我的伙伴,那颗凄凉的灵魂,
它游荡并在说教,
说起我不是必然地,如果不是我,那么另一个人
也会来到这里,试图理解他的时代。
即便我很久以前死去也不会有变化。
那些相同的星辰,城市和乡村
将会被另外的眼睛观望。
世界和它的劳作将一如既往。

看在基督份上,离开我,
我说,你已经折磨够我。
不应由我来判断人们的召唤。
而我的价值,如果有,无论如何我不知晓。

张曙光 译




米沃什

黎明时我向窗外了望,
见棵年轻的苹果树沐着曙光。

又一个黎明我望着窗外,
苹果树已经是果实累累。

可能过去了许多岁月,
睡梦里出现过什么,我再也记不起。

陈敬容 译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特拉克尔诗歌精选|热情的孩子,群星在夜里寻找你眉额...
下一篇:希梅内斯诗歌精选|我不知道怎样从今天的岸边跳到明天...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读睡诗社机构认证 | 2021-7-30 21:4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赏析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