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外国诗歌精选] 朋霍费尔诗歌精选|我在静夜思念著你久久不歇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63 | 回复0 | 2021-8-30 21: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朋霍费尔诗歌精选|我在静夜思念著你久久不歇

朋霍费尔诗歌精选|我在静夜思念著你久久不歇

迪特里希·朋霍费尔(Dietrich Bonhoeffer,德国人,1906年2月4日—1945年4月9日),德国信义宗牧师,认信教会的创始人之一,也是一名神学家。出生在德国布雷斯劳(今波兰弗罗茨瓦夫)。曾经参加在德国反对纳粹主义的抵抗运动,并计划刺杀希特勒。在1943年3月被拘捕,最后在二次大战结束前被绞死,而希特勒于不久后自杀身亡。

我是谁
朋霍费尔 (德国)

我是谁?人常说:
我步出牢房,
从容、愉快、坚定地好似绅士迈出豪宅。

我是谁?人常说:
我和狱官说话,
自在、友善、清晰地像在发号施令。

我是谁?人又说:
我忍受苦难,
平静、微笑、骄傲地像个得胜者。

我真是人们所说的那样吗?
还是只有自己心里明白?

我不过像一只龙中鸟,
不安、饥渴、软弱,
好似被人掐住喉咙,
为呼吸而挣扎。
我想念色彩、花朵、鸟语;
我奢望安慰的话语和同伴的爱怜;
我痛恨独裁和心胸狭窄;
我摇摆不定、期待大事降临;
思念千里之隔的朋友,
却只能无力地颤栗;
我的祷告、我的思想、我的举动
都令人厌烦、都是虚空;
我虚弱地想随时告别一切。

我是谁?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我?
今天一个样子,明天另一副德行?
或者我同时具备双重人格?
人前假冒伪善,
人后是卑劣、寒酸的懦夫?
或者在我心深处,
我仍像打败仗的军队,
正从已经得胜的战场溃逃?

我是谁?
嘲弄著我的,是自己这些孤独的问题。
不论我究竟是谁,
神啊,你知道:我是属你。



忧伤与喜乐
朋霍费尔 (德国)

忧伤与喜乐,
突然侵袭我们迷惑的感官,
开始的第一击,根本无能
分辨是忧是乐,
有如霜与热剧烈接触,
焚烧著我们。

忧伤与喜乐,
以流星的姿态从高天下坠,
闪耀的弧光赫然从顶上飞过,
凡所碰触,就像
平凡生命的碎片,
蒙受击打。

沉著的,有力的,
富破坏和威胁的,
忧伤与喜乐,
──召来或未经搜寻的──
游行队伍似的迈入。
凡所遇到,
都被改变,被授予
奇异的引力,
和崇拜之灵。

喜乐满含恐惧;
忧伤却带著甜蜜。
个中滋味难以分辨
从永恒之处向我们逼近,
强劲有力、充满恐怖。

从各个角落
人们急速涌来,
有的羡慕,有的惊叹,
蜂拥地,窥伺著
未来的徵兆,
那从上面来的神秘
正转化为无可避免的
地上人间戏剧规则。

那么,甚么是喜乐?甚么是忧伤?
唯有时间能作区别,
当切身的悲痛遭遇
伸展成连串厌烦的苦难,
当白天卑躬屈膝的辛酸
慢慢掀开灾祸底全貌,
忧伤清楚浮现。

到那时我们当中的多数,
因著厌倦,那单调乏味
不能摆脱的不幸,
从戏剧中掉头而去,如梦初醒,
且冷酷无情。

哦,母亲和亲爱的呀──于是,啊,于是
你们的时候来到,这是真爱的时刻。
朋友和弟兄啊,你们的时候也来到!
忠诚的心能改变忧伤底面貌,
轻轻地将其围绕,以最温柔的
属天光辉。

1944年6月



善的力量
朋霍费尔 (德国)

既有一切神奇的善力围绕我们,
藉由信心和和平安引导护卫。
因此这些日子我要和你们共渡,
和你,我的友人,一同迎接新春。

过往年日仍萦绕我们底心,
遭难岁月的重压余悸犹存。
主啊,愿你赐下平安予破碎灵魂,
你所应许的恩典,你的安慰,在这萧瑟年日。

但是若你命定递上心碎苦杯,
我也必一饮而下,苦渣不留,
我们唯有感谢领受一无战栗,
因这是你恩慈爱手所献之礼。

但是若你定意再赐下欢愉,
好让我们的世界重受阳光普照,
愿我们永远记取这已过岁月,
再次委身在你慈爱的关怀里。

愿你点燃的烛火散布温暖,
光辉闪耀使黑夜变为光明。
愿你旨意成全使我们重新合一;
愿你爱激发的一丝希望照亮我们的黑夜。

此刻,夜深人静,
求你让我们听见你儿女的声音,
从黑暗世界,生生不息,
发出普世欢腾的赞美诗篇。

既有一切善力围绕我们如此神奇,
叫我们的勇气坚定不问前途如何,
从清晨到夜晚必有神与我们同在,
爱的应许赐下在每一个清晨开始。

1944年12月



朋友
朋霍费尔 (德国)

不是来自沉重的土壤
像血缘、婚姻、誓言
用神圣之力统治,
也不像大地
守卫神圣的伦常
以对抗愚行和邪恶 ─
不是来自大地沉重的土壤,
而是出于自由的情感和心灵的渴望,
无需誓言或法律束缚,
这就是朋友加给朋友的。

在供养我们的麦田,
人们虔诚地耕耘,
献出劳动的汗水,
若有必要,流血也愿意;
在供应日常所需的麦田,
人们也容许
可爱的麦花绽放。
无人种植,无人浇灌;
生长在毫不设防的自由、
和活泼的信心里
没有人会嫉妒它的
生命
在广阔的天空之下。
除了日用所需,
来自沉重大地的元素,
除了婚姻、工作和战争,
自主之人也渴望
生活
并且迎著阳光生长。
不单是成熟的果实 ─
花朵也十分可爱。
是花朵为著果实,
还是果实单为花朵效力 ─
谁知道呢?
但是两者皆赐给我们。
最珍贵、稀有的花朵
在快乐时光
─ 灿开自欢乐、
富冒险并轻易相信
的自由精神 ─
这就是朋友加给朋友的。

从玩伴始
开启了心灵广大的旅程
到奇妙,
遥远的国度;
这国度,在晨光的面纱下,
闪烁如精金;
当你行近,在艳阳高照时,
薄云在蓝天
飘汤;
这国度,在繁忙的黑夜,
引诱著寻者
在灯光之下
像埋藏的秘密宝物。

然后,当心灵接触
人的心头
带著伟大、愉悦、大胆的思想,
用清明之眼如自由之人
来面对世界;
然后,当行为从心灵跃出 ─
这行为,个人赖以站住或跌倒的 ─
从这行为,
强壮和健康,
工作兴起
给生命带来
满足与意义,
然后那人,寂寞、辛勤工作著
渴望
相交与相知底心灵。
有如纯净、清爽的湖水
让心灵尘埃得以涤净,
让燥热心情恢复平静
在疲惫时刻化为刚强 ─
有如堡垒,在危险和混乱之后,
让心灵归回,
在此找到避护、安慰和力量,
这就是朋友加给朋友的。

况且心灵渴望被信赖,
无条件信赖。
厌恶恶徒
躲在伪善面具下喂以
嫉妒、怀疑和窥探隐私,
用恶毒的舌头
发出蛇嘶嘶的响声,
惧怕、仇视并污蔑
神秘的自由思想
和正直的心,
心灵期待
驱除所有欺骗
好向同类心灵
完全表白,
彼此自由忠诚地结盟。
心甘情愿,期待肯定,
期待认知,
期待感谢,
期待得到快乐和力量
从另一个心灵。

但他更乐意屈身
于严格的标准
和严厉的责备。
成熟之人寻求
朋友的忠诚
不用命令,不用强制的法令和教条,
而是忠告,良善而严肃,
为叫他得自由。

不论远或近,
喜乐或忧伤,
确知在彼此
忠实的益友里
有著自由
和人性。

* * *

午夜传来空袭警报;
我在静夜思念著你久久不歇 ─
近况如何,我们的生命曾如何相连,
我又如何盼望明年你能回家。

直等到深夜一更半,终于
传来危险已过的信号;
各样的危险 ─ 如果预兆不假 ─
将轻轻地越你而去。

1944年8月



约拿
朋霍费尔 (德国)

在死神面前他们哭号,身躯紧攫──被风暴所袭之湿绳,
伸手抓取飞逝的绞绳,垂死的希望。
惊恐目光所及乃翻腾的黑夜,
狂风巨浪释放出可畏、致命的威力。

「永恒至善者,被激怒的众神啊,」他们咆哮著,
「帮助我们,明示那惹你怒气的罪犯,
我们不知他如何大大冒犯了你的威严,
是可恶的谋杀、背誓、或是轻蔑的亵渎。」

「我们却为他的过犯遭灾厄,
只为救他可怜的自尊。」
他们如此哀哭呼求,直到约拿说:「是我!
我得罪神了,让我丧命吧。」

「动手吧,务必将我丢进大海!是我的罪,神独独向我发怒。
无辜者不应与罪者同亡!」
他们益加颤抖,但以有力的臂膀,一心一意
逐出那罪人。翻腾的大海立时平息。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里索斯诗歌精选|当他凝视水中的倒影,有一阵他的心儿...
下一篇:罗伯特·洛威尔诗歌精选|天蓝色的日子,使我的痛苦的蓝...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