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金斯堡] 金斯堡诗歌《死亡与荣誉》欣赏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16 | 回复0 | 2021-9-2 23: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死亡与荣誉
金斯堡 (美国)

当我死后,
我不在乎我的尸体如何被处置,
把骨灰抛向天空,一部分扔向东河,
把骨灰瓮埋在新泽西州伊丽莎伯布莱犹太人墓地。
不过,我希望举行一次盛大的葬礼
在圣帕特里克教堂,圣马克教堂,以及曼哈顿最大的犹太教堂,
出席者首先是我的家人,我哥哥,侄子外甥,96岁高龄的继母埃迪丝精力仍充沛,
还有亨妮姨妈,从纽瓦克赶来
还有乔依医生,堂弟朱迪,哥哥尤金,他一只耳聋,一只眼失明。
嫂子布隆德康尼,还有五个侄子,继母方面的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孙儿女,
我的伴侣彼得·奥洛夫斯基,管家人罗森塔尔以及赫尔,比尔·莫金
然后,是我的宗师金刚大师宗喀巴的灵魂,格勒克活佛,萨康雍法师
某喇嘛的紧急悼念信,他正巧来美国访问,还有萨齐担南塔斯瓦米
希瓦南塔,德霍拉哈瓦巴巴,喀玛巴十六世,降魔法师katagivi以及铃木罗什的
幻影
贝克,华伦,戴多路里,翁,已经老迈,白发苍苍的卡普洛罗希以及圆彻喇嘛,
当然最重要的有我半世纪以来所有热爱过的人,
数十个,上百,也许还要更多,那些老伙计们头已经光秃,而满头浓发
的年轻人不久前还在床上赤裸相遇,这么多人相互聚会真不胜惊异,口若悬河,
亲切无拘无束,勾起无限回忆,
“他教我冥思,这不,我现在可是一个老资格闭门一千天的冥思者……”
“我总爱在地铁站台上弹奏乐器,我很直率爱他他也爱我。”
“我们躺在一起盖着被聊天,读我的诗,拥抱亲吻。”
“我常常穿着内衣上了他的床,次日早晨我的内衣裤全都扔在地板上。”
“我们整夜谈论着克鲁亚克和卡塞迪,不睡觉坐在他的大床上像佛陀。”
“他似乎需要更多的爱,真惭愧没能使他快活。”
“我以前从没有单独同谁在床上赤裸,他真可爱我的肚子震颤不已当他的手指在我的乳头
上抚摸……”
“我什么也不想只是躺下闭着眼任凭他的嘴唇和手指沿伸滑向我的胸脯听凭他随心所欲。

瞧,就是这样一些闲聊交织着1948年的爱,尼尔·卡塞迪的亡魂
与1997年年轻的肌肤与激情,
于是随之而来的是惊讶——“你们也这么干过,可我认为你们挺正常的,”
“我倒是,可金斯伯格却是例外,他总有理由来令我开心,”
“我不记得我是否算是个真格的男同性恋者,尽管可怪或可笑,我
只感到他温柔深情的吻仍在我的头顶停留……
在我的前额,脖子、胸膛和太阳神经上,腹中部,用他的舌头从后舔我。”
“我喜欢他朗读,可在我身后,我常常听见时间带翼的轻车紧紧追来时的神态,
头靠着头,双目相视,倚在枕头……”
在这众多的伙伴中跚跚来迟的是一个英俊年轻的小伙儿,
“十七岁时,我选修他的诗歌课,总爱找些缘由跑上他居住的没有电梯的公寓大楼,
挑逗没有兴致的我,让我再去,后来我回了家,从此再也没见过他,也没了那心思………
“他总是力不从心,可他喜欢我,…‘一个可爱的老头,…‘他总让我最先冲动兴奋。”
参加追悼仪式的公众最出乎意料而且夸夸其谈的莫过于这些往事……
悼念者还有诗人和音乐家——大学生乐队——老资格的摇滚明星,
披头士,吉它演奏者多午来始终不渝,男同性恋者,古典音乐指挥,默默无闻的流行爵士

作曲家,身上散发着怪味的号手,吹奏低音乐器和法国小号的黑人精英,民歌手,
小提琴手,伴随着手鼓、口琴曼陀林,自动竖琴,袖珍口哨以及玩具小笛中发出的乐声,
当然,也还会有艺术家,意大利浪漫主义现实主义作家,六十年代曾到过神秘印度求学
后期野兽派画家——诗人,古典作品绘制者麻塞诸塞州超现实顽童派还有来自欧洲大陆
的夫人儿童。从边远各地赶来的穷愁潦倒的素描画油画水彩石粉画家。
最后还有高级中学教师,生性孤寂的爱尔兰图书管理员,考究优雅的藏书家,
参加性解放运动的群众,不,岂止群众,简直就是一支大军,女士们的性别难以区分
“我见过他十数次,可他一直没能记住我的名字,不管怎么样,我喜欢他,他是个真正的
艺术家。”
“绝经期间我精神不振,是他诗歌的幽默感拯救了我没在医院自杀。”
“他真有魅力,才华横溢而且彬彬有礼,在布达佩斯我的居室作客一周,还亲自在洗涤槽
里清洗餐具。”
啊,到场的还会有众多读者,“《嚎叫》改变了我在伊利诺州利伯蒂维尔城的生活。”
“我最先在蒙特克莱尔州立师范学院听他朗诵诗,从此也立志要成为诗人——”
“他使我恍然大悟,我在汽车修理厂干活时便开始热衷于滚石音乐,在堪萨斯城演唱过我
写作的歌曲。”
“《卡第绪》使我为我自己以及在内华达城的父亲而哭泣。”
“我妹妹1982年在波士顿去世时是《父亲之死》这首诗给予我安慰。”
“我在一家新闻杂志上读到他的文章,豁然开朗明白了某些人的处境同我一样。”
甚至还来了一些诗人歌手虽又聋又哑可他们用手势代替诗歌语言歌唱。
也来了新闻记者,编辑部秘书,经纪人,摄影迷,摇滚乐批评家,有教养的劳工,
文化历史学家也来参加这有历史的葬礼充当见证人
还有超级诗歌迷,自以为是的诗人,上了年纪当年的“垮掉”分子和曾免费搭车的人,
热衷于搜集手稿亲笔签名的人,不惜一切手段以图声名的自由摄影师,
智力不俗站在那儿呆呆地观看的人
每个人都已明白他们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除了被悼念者,
可这正发生的一切我真是一无所知,尽管我仍活在这人世。

1997年2月22日
(文楚安 译)

译后记:艾伦。金斯怕格(A11enGinsberg)于1997年4月5日因患肝癌在其位于纽约曼哈顿第十三街上的公寓去世,享年七十岁。得知已身患不治之症,他异常平静,不过据说,曾不时哭泣;从诊断后,便一直困卧在床,逝世前几日,曾给在世的朋友打电话,写下好几首诗,《死亡与荣誉》便是其中一首,其平日的幽默,风趣,调侃依然如故,仿佛可以听到他爽朗的笑声,看见他微眯着眼的笑容,弥留前一晚,若干亲属、朋友一直守候在旁。他悼念父亲路易斯·金斯伯格(也是诗人)的那首诗《父亲死亡布鲁斯》钉在前门上。金斯伯格被安葬在新泽西州伊丽莎白镇一个犹大公墓(其父亲的墓地亦在此)。1998年我曾到金斯伯格纽约故居,并到伊丽莎白其墓地凭吊,感慨良多。值诗人逝世二周年之际,特以此诗悼念。

欧文·艾伦·金斯伯格(英语:Irwin Allen Ginsberg,1926年6月3日——1997年4月5日),美国诗人,他在《嚎叫及其它诗》(1956年)中的标题诗确立了其在垮掉的一代中的领袖诗人地位,堪称美国当代诗坛和整个文学运动中的一位“怪杰”。金斯伯格后来参与了20世纪6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他一度宣扬使用毒品的自由。在越南战争期间,他是一名主要的反战激进分子。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金斯堡诗歌《我的黎明俪歌》欣赏
下一篇:金斯堡诗歌《在真实的背后》欣赏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