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外国诗歌精选] 艾德里安娜·里奇诗歌精选|那不说话也不移动的房客,仍...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2 | 回复0 |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艾德里安娜·里奇.jpeg

艾德里安娜·里奇(Adrienne Rich, 1929-2012),当代美国著名诗人,擅长描写女性在社会中的经历,她被称之为美国二十世纪后半期最有影响力的诗人之一。里奇1974年以《潜入沉船》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诗集《潜入沉船》主要探讨了语言、神话以及女性在社会上的角色。

潜水入沉船
艾德里安娜·里奇 (美国)

首先阅读有关的神话,
装上照相机,
检查刀刃,
我全身穿上黑橡胶的盔甲
可笑的脚蹼
和严肃可怕的面罩。
我必须这样做
不像科斯特
和他勤勉的小组
而是独自登上
阳光淹没的纵帆船

一架梯子
始终无辜地
挂在船边。
我们知道它是为了什么,
我们使用过它。
否则
它就是近海的丝线
某种不同的设备。

我向下。
一级一级
氧气依然浸着我
蓝光
人的空气
那清澈的原子。
我向下。
脚蹼使我跛行,
像只昆虫爬下梯子
那里无人告诉我
海洋何时
开始。

空气先是蓝的,而后
更蓝,然后变绿变黑
我正在失去记忆,我的面罩
依然有力地
使我的血循环
海是另一个故事
海不是力量的问题
我必须独自学习
深沉的元素中
不用力地转身。

现在:很容易忘记
我为何而来
在这么多一直
生活在这里的东西中
它们摇着有枪眼的扇子
在礁石之间
此外
你在这里的呼吸也很不同。

我来探索沉船。
词语是我的目标。
词语是地图。
我来看它遭受的破坏
和那遍地的宝藏。
我的灯光缓慢地抚摸
某件东西的侧面
它比鱼和海草
更持久

我为它而来:
是沉船而非沉船的故事
是事物本身而非神话
沉溺的面孔一直盯着
太阳
损坏的证据被盐侵蚀
摇摆,褴褛而美丽
灾难的肋骨
在暂时的逗留者中
弯曲着。

这就是那地方。
我在这里,黑发如激流的
美人鱼,满身盔甲的雄人鱼
我们无声地
绕沉船转圈
我们潜入货舱。
我是她:我是他

沉溺的面孔睁着眼睛睡眠
乳房仍在承受着压力
银子、黄铜,珠砂
朦胧地躺在货桶里
一半楔住,等待腐烂
我们是半毁的设备
曾经航行
被水腐蚀的测程仪
塞住了的罗盘

由于胆怯,或者由于勇敢
我们,我,和你
都是这样的人,
带着一把刀,一架照相机
一本没有我们名字的神话书
返回这个场景之中。




接近冬至
艾德里安娜·里奇 (美国)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
开始下雪了。
一种罕见的寂静
在田野上,枫树林中展开。
这是五月的最后一天,
雨倾泻在古老的灌木上,
从最嫩的草叶流下。
我试图用一种不变的凝视
把握住我生活的全部。
一场春洪漫过
这着古老倾斜的屋顶,
下面倾斜的田野
因冬天最初的雪而变厚。
卡在去年风中的干燥的蓟草
赤裸地站立在绿色中,
愠怒地站在慢慢变白的
田野。

我的头脑炽热
更剧烈,更热切
更静,更厚的
水晶被铺开,
更响亮,更残忍的
洪流冲击
古老的甲板和水边的卵石。
这是五月的最后一天,
开始或者结束,
我们正在靠近夏至
而这里仍有这么多
我不理解的事物。

如果我能意识到我的生活
如何依然与死去的杂草,
蓟草,无数的牛劳纠缠着,
负担慢慢地更换
在这最初的雪下,
被这最初的,折磨人的雨打击
呼唤整个全新的生活强烈地声明自己
或者死去,
如果我能知道
用什么语言来通知灵魂
在这些又低又简单的屋顶下
要求一个空间
那不说话也不移动的房客
仍在沉默的固执中居住
直到我能彻底感到这房中鬼魂出没。

如果历史是一根蛛丝
不停地旋转,尽管能被轻轻拂去
似乎我是黎明或者暮色,
在城市安静的光中
从线脚或门框
辨明它延伸的灰色,
进入空旷的院子
跟随它攀登
通往松林的小径,
在坠落的光中,在慢慢
变得清澈的日子里,
一棵树一棵树地搜寻
它持续的,故意留下的踪迹,
直到我到达任何
填满雪或者地衣的地窖
任何倒塌的简陋小屋
或者彻底想不起来
我要寻找的东西
在那里,在最初和最后的
星星下,相信本能
相信会重新想起
我没说或忘了说的词语
年复一年,从冬到夏
那正确的神秘符号
来摆脱过去
对我余生的纠缠
和我对过去的纠缠。

如果某种分离的仪式
仍未完成
在我和这座房子
久已离去的房客之间,
在我和我的童年,
我孩子的童年之间,
是我忽略了
演示必要的行为,
把水放在角落,把光和桉树
放在镜子前面,
或者仅仅是停下,倾听
我自己脉搏的震颤
轻得像飘落的雪花,
像暴雨一样冷酷,
听清它一直诉说的一切。
似乎我仍在等待它们
做出清晰的要求
声音或者手势,
等待来自任何地方的解脱
除了来自我的内部。

十年,砍着死去的肉体,
烧灼的旧伤疤反复撕裂
可这仍然不够。
十年,表演着
乏味的爱情
照料这所房子
移植紫丁香,
擦窗户,从绽裂的油漆上
擦去木头的烟炱
清扫楼梯,把蜘蛛网
掸到一边,
但仍有这么多没有做完的,
女人的工作,接近冬至,
我的手依然迟疑着
仿佛在一封
我渴望又惧怕合上的信上。



为艾尔维拉·沙塔叶夫撰写的幻想曲
艾德里安娜·里奇 (美国)

寒冷令人觉得寒冷
直到我们的血比寒冷更冷。
风停了,我们睡着了
假如找是从这睡眠中说话
我的声音不再是个人的声音
(我要说 我要用声音说)
当风终于将我们的呼吸 扯跑
我们不再需要语言
多少月 多少年我们中的每一个都
感觉到她自己的“是”在内心成长
慢慢地成形,当她站在窗前,等火车,
缝补背囊,梳头时。那时我们将学到的
正是我们在这高山上得到的
从所有的语言里这个“是”集中它的力量
接上火药,但正在这时遇见了一个
难以衡量的“否”
那黑洞 吸进整个世界

我感觉到你蹬高走向我
休的带钉的鞋掌留下 它们的几何图印
强烈地刺印 在碎小的雪珠上
象当年我在高加索追随着你
现在我已远远超前,谁也没有梦想到
我们两个中能有人走得这么远
任何人能走得这么远
我已变成
那白雪,风将它砌成柏油路
那些我所爱的妇女 被轻率地抛在 山涯
那蓝天
我们冻结的眼睛 已被解散
经过风雪 我们原可以将那蓝色缝接如被褥

你带着爱而来(这我知道) 你的损失
捆在你的身上 带着录音机 照相机
冰钎 不顾劝告
来埋葬我们在雪中 在你们思想中
如果我的尸体躺在这里
象棱镜 闪进你的眼中
你怎能入睡 你为自己登上这里
我为我们登上这里

当你埋葬了我们 说完你的故事
我们的故事却没有完 我们涌向
那没有完结 没有开始
那可能的
每一个细胞的热核心
从我们中发出脉冲
朝向那宇宙的稀薄空气
在雪下岩石的保护层
这座山经过基本的和细小的变更,具有
我们思想的印记
正象我们也经过多少变革
才将我们俩带到这里
选择我们自己 相互之间 和这一生
它的气息 及掌握 和前进的足迹
在某些地点 仍然进行着 和延续着

在日记中我写道: 现在我们准备好了
我们每人都知道这回事 我从没有
象这样爱过 我从没有看到过
我自己的力量这样得到发挥
被分享又在长久的锻炼和
早些时候的受围困后
再度赐还,在我们的爱中所向无敌

在日记中当风暴开始撕裂我们头顶的
帐篷 我写道:
现在我知道我们一直在危险中
在下面当我们分离时
在上面当我们一起时 但在此刻以前
我们未曾较量我们的力量
日记从我指下被吹走 上面我写道
爱意味着什么
“幸存”意味着什么
一条蓝色的火链捆着我们的身体
在雪里一同燃烧 我们不愿
活着接受比这逊色的
我们一生都在梦想
这种生活

(郑敏 译)



不受影响的人
艾德里安娜·里奇 (美国)

然后长长的阳光坠落在海上
金色叠着金色;我们慢慢地
收起纸牌,阳伞,
野餐篮子和刮满沙子的披肩
在寂静中爬下沙丘。有两个
象情侣们时常做的那样落在后面,
他们选了另一条路。对于我们
夜晚便是终结,在人工的光线下
我们回到屋中睡下。没有任何可以嫉妒的事物
那两个人可能在任何地方
观察夏天黑暗中的光亮,跟踪
某个流浪到宇宙之外的碎片。
不去想他们,在一间低地的屋中
在他们应该回来的时候,留下灯光。



读史
艾德里安娜·里奇 (美国)

1

邪恶的眼睛

昨夜我们和投影仪坐在一起
嘲笑1906年的写实场景,
直到突然,看到
饰以流苏的客厅里,修女
正不屑地拒绝一个似乎不可能的追求者
头顶装饰着毛发的植物左右闪动,
我的心沉下来。这太可怕了。
我闻到那些丝绒战利品的霉味,
灰尘在接目镜上黯淡成铸模般的畸型形象。
我确切地知道那一对情侣是怎么死的。

今天,清新干净的早晨。
你的照相机无意中,
刺进了我致命的地方。
一个赛璐珞的子宫
包含着我的老弱和全部匮乏。

2

敌对

皮兰德娄
看上去象一名老历史学家
(椭圆形脑袋,丛生的白胡须,
他的眼睛
不只渴望着和解)。
十四年,面对着
妻子心中
他自己邪恶的影像,
他将那镜子的大厅
建了又建
在其中出现
在其中被观察。

现实掌握你象一个胡言乱语的妻子,
聪明,因为疯子总是聪明的,
从她残废的天赋中
挖出你秘密的真实。
她知道你希望
和不敢希望的东西:
提醒
你已厌恶并要忘记的一切。

你现在是什么
你又知道什么,你和她在一起?
她不会让你思考。
重要的是离开
去制造关系。一切
在疯子的思想中飞速地
发生。甚至你
还没有想到那些。
出去,散步,
想想自我漫长的过去。

3

纪念

我记起
一个叔祖内战时的信,
十五岁在昌斯勒斯维尔,
不擅长讲故事,
字也拼不好,大部分想法
也表述不清楚;
尤其我们收集到的
他写给家里的信:
我很好,
姐妹们怎么样,希望你也一样。
是斯巴达战役的回声折磨坏了他的头脑?
他死去,变成了父亲的记忆。

历史可疑的强烈香味
从日子的腋下发出:
诱惑群众去狂想,
或者他从狄尔西的梦中惊醒
看见宇宙透过窗棂向他凝望?

我们以为囚犯出了什么事,
还是做梦者梦见最后一个词语?
事实上,这些树林中什么在发生?
在某个被忘却的下午?

4

血缘

历史只能显示给我们
我们自我的碎片,甚至
诗歌和音乐中
也各自独立?
今天,坐在祖母的
丝绒沙发上,弯曲的桃花心木上
葡萄成熟而饱满,
我们读伟大的维多利亚
几乎,流泪,仿佛
弥合了一个破裂的家庭。
那些愤怒的男女巨人,
我们最后的朋友和亲戚!
我们凝视他们的面庞,倾听
他们最后的话
(或者某个版本因为触怒了孝心
而没有报道)。

猫尾巴消失在阅览室里。
烟草色的灰尘
漂浮在最新的杂志上。
我躲在这里飞快地翻阅
老版本的《来自二战的生活》。
我们看上去如此贫穷而忠诚:
长发蓬乱
衣着不适的少女──
你们现在何处?
十年之前
你们航海,去欧洲买东西
幼稚地,贮藏起来。
你们的尼龙行李火柴
眼皮
老练地染成天蓝色。
我,也居住在历史中。

6

契约

现实打碎了我们的心。我们躺下结冻,
手指冰冷如一串钥匙。
没有什么能使这些骨头解冻
除非记忆象一张古老的毯子裹起我们
当我们在家中再次睡去,
嗅着野餐,储藏室,呕吐
古老梦魇的气味,
失眠症的污迹正在扩展。
或者说我与半路认识的坐在一起
就象和一个吃力地说出真相的
垂死者一起,现在它至关重要,
或者一只手摸索
缝在床垫里可以抽出来读的信。
给你水。睡吧。再没什么要求你了。
我用我活着的头脑带走你的生活。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凯特·莱特诗歌精选|如果他看她,爱就会闪耀
下一篇:沃兹涅兴斯基诗歌精选|我喧哗的生命中没有你,就没有...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