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385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441 | 回复0 | 2021-1-1 21: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落叶》
文/深沉

我看着树叶一片一片飘落
落在小河里,随波逐流
开启了又一段旅程
或许,也有诗与远方
更多的垂直落下,仿佛
已实现了生前宿愿

秋风瑟瑟,落叶纷飞
像蝴蝶,或许是不错的比喻
只是季节不对
其实也不须说像什么
如同我们的生活,已足够
阐明生命的现状

在寒意浸骨的背景下
我看到的落叶,前赴后继
成群结队走向死亡
作为事物的某一部分
拥有一个春秋,已属圆满
就像我们,终其一生
有的尚不能走完一个春秋

说到伤悲,我必须要承认
落叶没告诉我



《年终在它乡》
文/荒草

我伸手探风的鼻息
午夜的冬天那样静谧
叶底的黄斑扩散
叫霓虹灯照破了踪迹
地上老树凋零的春心
落在后土的胸襟

雨啊,朦胧落下
打在离人的窗
雪花一片片消融
已是一年将终

便使这寒潮来入我怀
便使这寒夜将我门开
终日的寂寞难耐
终是要化作一缕心哀
那永恒的游子心哀



《我在你的名字前下一场雨》
文/沈章宝(安徽)

风穿过黑夜
在黎明前抵达一片叶子

一个名字矗立在天地之间
永远不会忘记

无论密码多么繁杂
DNA中都流淌着那条河的血液

流水穿过城市的肺腑
过滤灯光和吵杂的寒冷

死去的只是时间
方言透露出的乡土是一种骨头的傲气

一片月光就是故乡
一个聚餐就是天堂

面对袅袅炊烟,故乡
我在你的名字前下一场雨



《长天一梦.元旦前夜思乡》
文/荒草

道旁杉树,红针叶挂满了枝丫
魂似红泥土
绝望的寂静中开出绝代的芳华
此时心情,像雪花一片片落下
风吹昏灯影
看皎洁白雪于次日天明后融化 

今晚月色,逝去也太匆匆
恨如流水向东
心底哀怨冲刷万里星砂入梦
故国神游,魂梦万丈朔风
如何能够从容
千年的月光能否照彻广寒宫 

道旁杉树,红针叶落下了枝丫
魂似红泥土
绝望的寂静中掩埋了多少芳华
此时心情,像雪花一片片落下
风吹昏灯影
看那皎洁的白雪已渐渐的融化

昨夜月色,逝去也太匆匆
恨如流水向东
心底哀怨送别万里星辰回空
故国神游,梦醒万丈寒风
如何能够从容
千年的日光能否照彻广寒宫

长天一梦,车水马龙
已是昨夜星辰昨夜风
故国千里,夜半寒钟
万里星光只是曾经夜空



《咻晃侬》
文/心之帆

我们围坐在篝火旁,
一只苏俄牧羊犬惬意躺在沙发上。
年末,最后的一天,再安静不过的夜晚,
再安静不过的我们,
再安静不过几句寒暄
陌生又亲切。
像很久流行的
的扎染,
再看那一眼精致的纹络、图案便深陷其中。
你带我进入的一家瓦猫的小铺,
又带我去了画展,
这里,或者又去了那里,
古城的琳琅满目,丰彩缤呈,
皆比不过你的盛情。
你是穿着一件蓝色碎花扎染质地的裙,
你是戴着白色细纹绕蓝线的箍,
你是披着长发往常一样,
却在背影中笑容里令人着了迷。
你是用漏勺折了油汤、花椒,
又给我盛满了肉,
你是为我盛满了酒,
才发现我也为你盛满了,
那么交换于杯,
你是今夜苍山的明月一轮,洱海无穷尽琳琳波光。
下关的风,往哪里吹呢,
这里的你,风的大已用到“风花雪月”
来替代。
这里的你,温柔的风不及,
猛烈的风,又太过显得你的温柔。
我们好像说了很多声谢谢
依然说不完,
我们好像说了很多关于过去
依旧回不去。
咻晃侬,爱是我的板蓝根叶,蓝靛,
多爱你朴素的纯白。
这里
路很短,依然想送你,
这里
路也很长,
我们也总要告别。



《此时》
文/刘书东

此时,所有远方
都不是我的方向
一个不小心跌入黑夜的人,他需要更多安慰
也需要供养寂静

作为向往自由的使者
我在太阳神下,求得合法的通行证和健康码
对,我要去远方,一个不曾有人到达的远方
我祷告人类健康,也为离去的人忏悔
在这月亮照不到的夜晚,我的灵魂是飘移的

此时,我正一个人行走在这偏远的城市
它在塔克拉玛干,在胡杨林
在冬日来临的狂风里,人烟稀少
我企图在地图上找到它的位置
告诉南飞的燕和游动的鱼群
我向新来的使者讲述下半夜的黄沙和雷雨轰鸣

这一年,我抽搐着爬行
穿越地狱,向着天堂的方向
此刻停靠在人间黑夜的黎明之前

有时候,我和我聊着生活、工资
也聊远方和自由
我把无数次潜逃的秘密写成诗
告诉理想、爱情和今晚看不见的月亮
祈祷来年,房前桃花能开
东湖的冰能够融化

让我的通行证和健康码消失在远方
消失在太阳神下
消失在寂静且抽搐的下半夜



《行走夜路中》
文/海记

夜晚
对于我来说
并不陌生

我熟悉这里每一条梯级的高低,每一层
楼道的拐弯与转角
岁月不言不语,任由玻璃掉落地下的声音
唱响赵记传奇的小调

在南方,寒冷总是被北方冰雪所入侵
被我的外套所占领
包括南庄来的黄金大盗
满口流利的本地话

当然,我从来不会害怕
靠拿来主义维持生活的小哥小姐们
因为谁的命运
生来都不是马云、李嘉诚

夜晚
常常被人计划幻想着,而我只能脚踏实地地
熬过繁星
熬过一种叫疏而不漏的生活轮回……



《坐在寒冷的下午读星星》
文/沈章宝(安徽)

寒冷 ,如一件厚厚的棉衣
紧紧地裹着大地和楼房

落尽叶子的枝干
像戳破衣衫的体毛刺着天空

下午的阳光虽然明媚
也没有让空气暖和多少

一支烟一杯茶
和星星一起荡在眼前

陌生的名字挂在诗歌的标题下
如乡下门楣上挂着的红辣椒

有思念的,爱情的,现实的
更多的是词汇感动着词汇

主人翁的故事都很精彩
细节精确到指甲毛发和思想

看不见时间的步伐
只是玻璃上的阳光慢慢地消失

冷依然如故
捧在手心里的星星点亮了世界



《他与黑夜》
文/撄宁

黑夜遮住了黄昏的脊梁
点缀上星星三两颗

他贼眉鼠眼,看了看四下无人
连忙偷偷从暗处拖出纸笔
放在茶几上
他用衣袖反复地拂拭了几遍
又给钢笔吸满墨水
他弓着腰,试图让生锈的脑袋运作

他用手反复敲打着颅骨
像敲打一只大鼓,震耳欲聋
他一次次抓着头发
如同薅着一堆晚秋的枯草
他睁大双眼,眼球上血丝交错
仿若田间的纵横阡陌

他想写,却不知道写点什么
日间的繁华令他作呕
匍匐在拔地而起的高楼之上
踩不到大地,也摘不到星辰

黑夜里隐藏了所有肮脏是非
暴露出灵魂深处的不如意
嗯~ 不值一提

忽然,黑夜被黎明一剑刺破
刺眼的光芒扑面而来
照映出他的面色 纸般苍白

他缓缓提起步子
起身把纸笔放回原处
满是失落



《石头》
文/石砖头

我是一颗被风雕琢的石头
尘埃一点点剥离出身体
慢慢老化
最初,我能和钢铁较量
过后,我能和土石较量
最后,我只能勉强保持着不破裂
去融进泥土里



《树和风筝》
文/晴暖

再见,我的风筝
留不了你了,被风呼唤的你啊
拂净尘土,你还是干净柔软的样子
那扇窄窄的门,那些走动的影
我替你守着

再见,我的风筝
我的勇敢,我的前方
来路我们都清楚,去途你做了选择
你走了,过往包含的所有你都带着
往事沉沉,你是困不住的风筝

再见,我的风筝
追逐不了属于天空的你
但我开始尝试,另一种触摸天空的方式
踮起脚,或挥手

再见,我的风筝
苹果又熟了,一只鸟儿停在你曾经的位置
没有你的陪伴,我也不孤单
一阵风吹过,我们都闻到一种芬芳
生命盛放和苹果清香

再见,风筝
如今,我们都在飞



《也来个,“无题”》
文/马志君

日子摇摇晃晃地
从年初,一路摇过来
许多事说起来也都没有完成
说再见吧,不忍心
不说吧,又要去了
唉,我的二0二0
你一路走好,在今天这个依然的日子
看了那些国家,才知道
您有多强大,我们有多幸运
最近看大秦朝,才悟醒
国力的强大是人心强大,精神强大
还有跨过鸭绿江
跨过,对,必要时跨过他个太平洋
不行吗?
行!行!行!
我的二0二0,二0二0
今天早晨在被窝里
我哭了,是高兴,辛酸,也是痛心
今日头条里还有那么多杂音,垃圾,尿
唉,也是没办法,他(她)们内急,就让他们尿吧
我们好,读睡!读睡诗社!档次和层次在上!光明在上!
还有,还想说点什么呢
也就不说了吧,不然,说说几句话分个行,点回车,就是诗了
那么二0二一呢,那就
点回车,再分行,再分行吧



《德黑兰》
文/钟庸

我们活着不为冒险,只为把命
反着活。同一片天空下,绝对不会有两对
同性恋,在德黑兰的剧院最前排接吻,而面前
演奏愈加激烈的交响乐,正如几十年前那场
惊心动魄的战争一样,让洁白的黑天鹅染上痢疾,
忧郁和性病。我们如此不堪,正如眼前默祷的
波斯女人,和她的黑人孩子,在多神的国度里信奉
多个丈夫。这罪名不亚于亵渎耶和华,真主安拉或
父辈们,历史中异教徒的双眼仍注视着郊外这一片
成群的白羊,王陵,电影院和娱乐喷泉,直到如今
还有很多成年人在卫国日默哀孩子们的生辰。
而那些宗教会堂的屋顶落满了野鸭子,像是道德的
某种讽刺:沉浸式的靡靡之音只会逐渐剥夺
听众们和喂鸭子的人的敬畏感,在虚无主义的冬雪中
掩埋着一位来自阿拉伯先知的古墓。



《我又一次的控诉》
文/陈棠

世间的黑暗如罂粟花的黑水
点点滴滴灌入人们的脑浆
胸怀愤怒的鸟儿
在正义与沉默之间
来回跳舞
这不公的河流
压榨!压榨!再次压榨的道德感
无声、缄默、无所谓、个人主义
遏制住鸟儿的喉咙
折断它的翅膀
腐蚀它的双眼
最后选择停留
突然思考,它们的意义
血沾满口腔
泪水沾满眼眶
沉默的语言
究竟什么才是
人的意义
清醒的意义



《毁》
文/一只小鸿

无非是须臾横断在四百平方寸震颤
行间距在缢裂的共振中嘶鸣于日光曝露
形而上转折却裂帛荡离之寥旷
割补成未剥离咒诅或自忏(颤)平滑入文字
遂纸褶山崩而又隆起,消弭的亘古的张力
正游离于线性版图之上



《元旦献词》
文/凡富堂

昨日已经冰封
在今天的晨辉里生动
岁月不见
搁浅的都是沧桑
无需回头
记忆如一棵芦根
自成风景
而铅华洗尽
留下的只有少年心
岁月静好
一半安详如冬
步步深入
一半深爱如春
款款而来
迎着生活的号角
逆流而上的所有日子
都自带光芒
往日的苦难和遗憾
都是垫脚石
只需面朝阳光
就一定会拥抱明天
在时光深处
活得有趣
在阳光之下
理想生动
抬头就会接近梦想



《致H》
文/李平

很多年了
一首被完成的情诗
始终躲在时间的背后
等待你的地址

从少年到中年
从离别到重逢
短短的距离
耗尽了我的半生

红尘滚滚
人海茫茫
岁月的风把我吹弯
把青瓦屋顶上
思念一样袅袅上升的炊烟
吹弯。唯有那几句诗
依旧在渴望中躺着
躺成一条尘封的小路
蜿蜒向有你的远方……



《2021》
文/晴暖

2020到2021,我笑着过来了
生活的无可奈何和有可能我都带着
吓人的黑不令我却步
如果害怕,就跑快些
在寂静中摇出风的呓语
向前,冲破又一张风长久的等候
只要不止步,总会遇到可以拥抱的某某
例如凌晨的寒冬,例如孤寂的月
路有尽头,就像我有把身心卸下的地方
生活不过又一个学游泳的地方
放松才能体会到那种特别的心情
自在沉浮和呛水是不同状态
但我总能感受到水温和水的软
清清柔软,水波荡得让人想起舞
生活的向上、向下都让我期待
这样的我能落到何种深度
现在的我会走过何种长度
未知的2021,有原地徘徊,有一路向前
陪伴我的一定是铃铃笑声



《在外曾祖父旧居》
文/海明

外曾祖父的旧屋
大明王朝之后增生的疤痕
哑色的琉璃瓦,斑驳的外墙
青苔和树藤
纵横交错在上面攀爬
像精神错乱艺术家信手的涂鸦

屋里,两把太师,一张茶几
被岁月挟持到现代,紫檀家具
古意盎然,却又黯然失色
我看见,它们的第一任主人
外曾祖父和他穿着锦衣的小妾
刚刚在冬天的午后醒来。于是
那一段足以永载家史的风流帐
以风之名,穿过时间的隧道

我把梦的翅膀收回
外曾祖的历史停止了生长
时间、空间和他,一同被遗弃



《玉观音》
文/钟庸

抛开肉身。我应是那坐莲之人
独自幽居在灯盏、田字格、或汉子胸前。
只是我:炉石,黑曜石,长石或晶体锥石
不应该被买卖人,赋予
那么高的神性。
不应该被,那么多人
用膝盖哄着,像一对当街乞讨的父女
采莲当做玫瑰卖,用一块青石头
当做棺椁的垫脚,或救命的
灵药材。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384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386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