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394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206 | 回复0 | 2021-1-22 22: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小寒》
文/深沉

看上去,也没有什么不同
气温在零度左右
小河流水依然消瘦
山野间,野草依然枯黄
希望,还在失落中

我隐匿幸福的屯堡之乡
天空飘着霏霏细雨
所有事物尚未统一着装
参差不齐,我行我素
日子,依然是各自的模样

冰雪未至,寒冷无相
人心,也没有太大的波动
猪肉小涨了几块
置办年货的人,脸上
也还挤得出笑容

或许,只有伫立高处
方能感知寒从何来
而我以及同我一样的们
唯有冻成了冰棍
才会感叹深受其害



《有关她》
文/沈章宝(安徽)

她的温柔,来自白墙黑瓦的缝隙,抑或带着青石板的颜色
更有小桥流水的纯朴

稻米一样的香甜
蜕变不掉那一种乡野的诱惑
骨子里收藏的都是泥土的宽容

耕耘岁月像耕种那片稻田
犁耙与斗笠挂在右心房的墙壁
已是记忆中最美的装饰

柳眉下游动着一尾小鱼
清澈的池塘开始模糊
梨花带着春雨从黑土地里发芽

风筝在金山寺的塔顶筑巢
偶尔在云彩间可以读到一些风的问候
多数时间都是沉默

笑容从来没有缺货
周围的长舌妇给你的都是羡慕嫉妒恨
只有夜晚在我的怀抱平静如水



《故事里是结局,结局没有开始》
文/心之帆

世界上所有的路都可以用经纬相牵引,
却永远无法指引你我。
你像失去了也远离了
从前一样,
只是在废墟或者混沌之间飘荡。
穿堂风静谧地溜过了
你的眉梢,留一片侘寂,
岁月留了你眼眶里暗涌的深邃,
嘴上一抹红。
去哪里和你看芦苇荡,
白鹭飞过,舟一只,静了涟漪,孤翁远。
霓虹扫过,
你出现一家酒吧。
城市的喧嚣另头是长长的风,
无人过问,
一件大衣,人微醺。
或汪洋之上,
凭栏远眺,
或山高路远,登高处,皆是
一望无边,

星河璀璨,
或小河岸堤,樱花雨里,
放一盏橘灯,微亮着,心却阑珊。
你是那样哀愁,我从不见的,
可无人聆听或丝毫感知,
你是那样哀愁,
我用余光触摸的,
一寸之间,
一刻,
离你隔了银河。
我们的故事那样薄的一页,
即使空白,
却容不得别人写一字。
你写往风中的信,
没有邮戳,我却日夜寻觅。
我的忧郁
从不曾在见你时流露,
我怎么舍得,
你的温柔即使被岁月掩埋,
亦是岁月里你的温柔。
我爱你我无怨无悔,
我奔赴山海,
去见你,
一如往日!
也想过……
也想过……我都想过……
我的爱,怎么向你表达,我的爱
不知怎么向你表明,
我愿为你而死,却不因你。



《倒计时·钢琴》
文/科子

我躺在你的钢琴上,
你弹奏的每一个音符
都是一双小小的翅膀,
同时托住我的身体并减轻重量,
你连连不断地演奏,
我不断变轻的时刻,
有许多双翅膀正将我托起。
我好像一片羽毛一样
感觉不到重量,
从钢琴上升了起来,
轻风在身体周围流窜,
阳光和流云不住飞扬!
虽然我躺着并且闭着眼睛,
但是看得见大地的风情——
青翠的草地和树林,
徜徉的小河和溪流,
静默地莲池和湖泊,
旖旎的田园和村庄,
起伏的野岭和山峰……
你弹奏的最后一个音符
忽然变成了一支箭
从大地升到了天空,
在云彩上面穿过了我的身体,
我在浩然的波涛中
破碎成了无限缥缈的尘埃。



《坐车即景》
文/钟庸

往返复诊的途中,沥青路几乎是近些天
最为澄澈的。瓦蓝的屋檐缀满了候鸟的纹路
在恍惚的间隙,阳光一次次抵进恐高的风筝
尽管他们手持着绳线表示可靠,远离地面
渡飞多远,冥冥之中似有牵引的必要。

我驱赶着四散如饥饿羊群般的目光,重新放入
眼睛大小的盲盒。想象骤停,车玻璃所播放的
纪实节目也随之卡顿。此刻世界都在匀速运动
唯有我在空间上无限静止。



《阿婆和银杏树》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汉阳树就是国树银杏)
文/白水

卄年前
阿婆在对面的蛇山上
打落一蒌银杏果
用大塑料盒洗呀搓呀
像医生在对新生儿剝离胞衣
像护士
认真清理婴儿身上血迹
剝落下來的东西
气味不好恭维
一般人都得掩鼻
唯独阿婆聚精会神
一絲不苟一心一意
几天后
她将洗尽的白果
一粒一粒种下

对门阿婆门前的园地
现在已被铲平
铺上厚厚的水泥
只留下几个方坑
上面只留有几棵银杏
外婆见证了它们的前生
却没见着它的后来光景
阿婆生前捐了八棵银杏
落根武昌紫阳湖之滨
送走时
阿婆给每一棵树系上
红稠彩带
像是给出嫁的女儿
收拾打扮一样用心

如今
银杏树尖已与屋顶平起
麻雀四喜灰斑鸠
在树杈上跳跃玩耍
似乎成了它们的领地
不知趣的老猫
轻巧地在树杆上爬行
吓得雀儿腾空飞去
猫是为了维护树的尊严
还是在做什么游戏
我有几分好奇
一直都没有搞懂

在严寒
风刮得挺起劲
雨落得特勤
雪下得很认真
尽管有风雨雪的侵袭
银杏树照样傲雪凌霜
依然挺立
在酷暑
太阳过分的执着热情
将全部的热能
直接倾泻在银杏树上
是希望它快快成长
还是希望它粗实强壮
在暖春里
杏叶像一片片心状
綠色玉器晶螢
在爽秋里
叶子像一片片
耀眼黄金明亮

秋高气爽过后
树下就会铺就满满
黄金叶
我不会告诉猫和雀儿
为什么
老树总喜欢摇晃着
几近光裸的枝条
她是想用所有
叶子铺就一条金色大道
迎接她的贵宾和主人
猫和雀儿它们不懂

几年了
可惜阿婆一次都没来过
树不知阿婆已仙逝
每年还是铺道迎接
凭的是银杏树的虔诚
年复一年
从没间断过



《太阳为什么这样红》
文/夜里行舟(河南)

王屋山下,愚公故里
世世代代“挖山不止”的人们
挖出了一股股、一阵阵的妖风

这几天,弱不禁风的词语
一直在我脑海里晃来又晃去
它告诉我,弱不禁风不是弱者的错
是各有其能的风们太强大——

它们能够折断挺拔粗壮的大树
它们能够在平静的海面上滚起千尺浪

愚公故里的妖风
具有一双特异功能的手臂
动怒时,一只手可以遮住天
另一只手用来掌掴人的脸
掌掴光耀大地的太阳



《静水柔情》
文/凡富堂

雾霾总是
不声不响地漫来
风不动
树亦不动
雾霾洇染的柔情
已远离浮冰
在一湖静水里
安身立命
树影落在湖中
被粼粼细波簇拥
仿佛孩子
躺在摇篮里
四周都弥漫着
满是爱意的哼唱声
水乳交融的情境
一丝丝生动
既装点我们的眼睛
也温暖我们的心灵
凝水含情
总有一丝会
拨动我们的心灵
依水而居
即便是大寒时节
一旦仰望
就会拥有春色千顷



《梅》
文/李平(湖北咸宁)

冲刺的时刻到了
旋转的年轮里
一万条河流
被雪的敲门声唤醒

曾经沉睡的激情
在木头的纹理里咆哮着
激荡着,想要突破
那层树皮坚硬的封锁

想要在寒风的枝头
点一朵朵芬芳的炽焰
照亮沉寂的冬夜
照亮正在消散的春梦



《黄昏寺》
文/钟庸

青瓷在雨中净身,通过渐融的视觉,被打磨成
鸟鸣的镜片。穿透阴翳的围墙,瓦蓝
是可以窥见的:她完美的侧面藏匿于寺中水塘。

古樟树旁的井:一颗月亮。被精心设计在这
靠近天堂的位置。万物的中心,有只
寒蝉在灰烬中叠起无数要落的念经声。

篝火跪在河水边,我们围着取暖。雨方晴,
贫血的夕阳就要倒下,一如行刑队的枪决。
在这个蝙蝠翻飞的暮晚,我们沉默不语……



《尘世之外》
文/海明

与云接近的半山
一间老屋
黛色的琉璃瓦,斑驳的青墙
是我外曾祖留下的。大清王朝
那些窗花还盛开着

庭院深深。生死独自循环
赤、橙、黄、绿、青、蓝、紫
含苞的、半开的、盛放的
花的气味,一次又一次翻过高高的院墙
老槐树下
八张大理石鼓凳,一张雕花大理石桌
还原始的存在
在一个神秘的梦里,书生的尘世再现
铁观音、龙井,浊酒、杜康
他们把“四书五经”放进去
从茶杯倒进酒杯
从春分倒到秋分,又从秋分倒到春分
仿佛这就是人间所有的美好

我不知道世间万物的甘苦
是否都在这些书生们的口中
我知道他们可以任意把风雨飘摇的日子
皆变为王朝的盛世



《我有罪吗》
文/叶小松

我们歌颂爱情,只是想提升一点
语言的高度。就像乌云
尽量忘记冬天。雷霆凝集雨水
只是幻想带来闪电。

在这之前,三月的爱
会水涨船高吗?在这之前
杜鹃会把从前的往事
揽进怀里吗?

一种说法,往往有多种解释。
成年人,谁没有拉伤过
肌肉。更何况,我又不是大卫。
我只是生的苗头,死的归宿。

决绝。忘了我吧!
我们歌颂爱情,或者说
就是直奔花蕊而去
有罪吗?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393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395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