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398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376 | 回复0 | 2021-2-1 22: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别无选择》
文/深沉

每天清晨,太阳从东方升起
我乘坐地球,走出黑夜
长眠,或许可以脱离苦海
我别无选择

活着的人,每天都在祈祷
叩求菩萨慈悲
每个人都有一个庙宇
都说,无愧于天地

谁都明白什么是真实的谎言
什么是皇帝的新衣
或许只有长大成人以后
才懂得天真的可贵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看见
人们争先恐后入土为安
苹果熟透了掉落地上
日子熟透了,就成了岁月的殇



《曾经》
文/紫枫

煮着红茶的水流过碧泉
风走过几里路便能看见
故园的白,草,或者
深藏不露的功名
某个邮寄的地址忘了
投寄青丝华发暮年的琴瑟
许多风吹草动证明不了
冬天依旧坚守着
思想和神经如何让寒冷继续璀璨

曾经有一段沧海流过
经年不断的弄伤一些恼人的心思
那些一一阐明的过来人
手里握着时间的落痕
当一轮明月映照着感怀
江风逼近黑土的空旷
只有曾经能说明曾经是旧梦一场
春风逆途而上
即将醒来的山川江河
不愧有涅槃轮回的担当



《行走在春天里的动词(外二首)》
文/沈章宝(安徽)

腰子盆,经过一个冬天的休养
随着冰的融化梦蠢蠢欲动

父亲像放鸭子一样
把它赶进了咋暖还寒的河流

摇动的双膝让木头
在水面掀起微波

两片握在手里的木桨
时不时地敲打着小小的腰子盆

浑厚的吆喝砸在平静的水面
荡起一圈圈涟漪

受惊吓的鱼越出水面
打探燕子回来的时间


《芽》

一片片嫩绿
不按套路

从庭院的石头下
探出了脑袋

从泥巴栅栏
成捆的枯枝上醒来

叽叽喳喳的鸟鸣跌落在树下
开出星星点点的嫩绿

在郊外,远望——
一大片葱绿潮水般漫过


《风筝》

甩一条长长的辫子
在蓝色的天空悠闲自在

一根细细的长线
紧紧地系着孩童的快乐

放飞的心情
在阳光和暖风中享受春天

飞的再高再远
也离不开父亲母亲的牵挂



《朝晖烂漫》
文/凡富堂

风息雾散
时光总是温柔地来
也温情地走
一湖沉默的静波
恬淡至上
胜而不美的无言
从昨天滑落到今天
柔枝金辉
正在酝酿着的寓言
一朵一朵地烂漫

朝晖破空
我们看得见阳光
也感受到阳光里的温暖
水鸟划过的弦波
揽半湾清闲
任岁月这般静好
明媚而坦然
霞光流艳
停不下的脚步
步步如莲般地延展



《绿的姿势》
文/蓝冰

最近总是趴着睡觉
腹压一片虚空
如同穹窿下的雷声
拖着愤懑去怀抱春天的绿
漫无目的草色远未到来
我灼烫着满目桃花
眩晕于梦想的花床
疼痛,正像诗歌的牙齿
啃食我的夜晚
有些远方的风声
吹过村庄的屋顶
头发飘了起来
她的过往
文字一直在疼



《喊魂》          
文/钟庸

一座江面上横过来的古刹,
将有倒悬之危。

明月的重心压的再低,石桥的修缮
堆的再高,也没能把老教授的胡子
刻进当晚新鲜死的槐树身上。而高高低低的
鸟叫,苍蝇叫,流浪狗叫,都具体地
杂糅到一个方向:公园长椅上坐着的两个人
一个冥想,一个发呆。
看上去都一个样,都一副青筋隆起的嘴脸。
只是两颗心之间,疯长了几种不知名的野菜。
他们吃着翻白眼里的冤魂,为教授的死而
感到亲切。这时江心起雾,一大滩黝黑粘稠的
阴风刮过,僵直的野猫瞬间托起触电的身子
奔向槐树下狂叫。教授从潮水中起身,头发
乱蓬蓬的,中山装的左兜还插着一根水草。
他挤出一个耐人回味的笑容,质询道:
“你俩儿,谁拿了我的考古学手稿?”

空空如镜的四周,路人围着这两对青年发笑。
而镇在古刹下的青眼,默默翻了个躺姿。



《山水牌》
文/蓝冰

四十岁的残玉
已无法镂雕
前半生输掉的健康
刻在山水里
江面冷凄孤寒
独舟行帖
年终将尽
疾病仍未取走
我在世间的一切
忘记今年冬天的雪
就像进入虚空
触摸到一个女人的手
前天,胰腺的兽
让她最后的人生血色层林
如块血玉的山水牌
刻下刺骨又寒冷的亡灵
我只希望水面平和
波纹安静隐没着离去
山倒下时
大地空旷无垠
温柔的月光下
岁月散去,浩浩荡荡



《梅香温暖》
文/凡富堂

乍暖还寒
一袭幽香起身
风儿就有了支点
依在梅花枝头
不经意地转了个弯
就开始一路柔软
花苞里萌发的誓言
正酿造着温暖
只要在梅丛里站定
就像超脱了人间
一世的祥和
恣意弥漫
心底的坦然
只要翻开
就看得见春天



《出》
文/一只小鸿

倏地从蓬莱岛更远秩序之外传来一声轰响
得紧捏土壤一把汗,暗自低呼收起干涸的姿态
不仅为引进山外山喟叹的音阶;在它筋骨干练的早期,神农氏牙牙学语时草木就指认卦辞歌蹈以窥探或迎接的姿态,黑暗中就奔波于山野
沉郁地坍缩后,无关去日的雨水,尘积日的
耒耜;在那一须臾前谁都没发现它们咳嗽或洄游于陈年。
紧接着忽而有枪闭了嘴,似乎害怕地平线刊登于众目睽睽;两溪重逢趁云未铺陈完毕欲痛诉山棱震震如电击般,却相觑匆指目对方蛇鳞眦裂了鱼之眼睑;没有勿谈国事的告示,没有宵禁因为盐中未闪出红星,甚至没有炮击冬宫前的两三秒,因为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随着候鸟翦羽攀援,而一季度沼泽地计划表根本没有预示但——
忽然造物主似抬开他遗于一隅很久的画箱上端
——这无关乎二战,但又确之有横平的红痕
不那么暧昧地自海更深远处漾开(蓬莱岛气象台31号报)黑白胶卷的建木低于赭红的建木,
它们槎柯高耸溶解于魂灵游走的反射;我的红眼病复发扩散得厉害——始于之前阴险的暗示
但造物主精心的趔趄成功后,调料盘将翻飞若倾万钧之——
这决不充分地亚于大串联,因天地战栗如发疟疾并癫痫,双目眉睫缢裂,囊袋溃疡若大张旗鼓将光尽数迸射而出。山似假薨怀大惧恨如赤炼竟干涸而立仆,燎原犹如身着火衣以血憎代缓死沉降,而将升未升若麻木的日光灯管正疯狂闪烁的、那让念悼(祷)词立即吞金入腹或病人怒杖毙窗前玻璃而尖号的血红辛橙雄黄直至白炽——
太阳风挟明天与未捶打的步幛镶满晴朗和批修语录拾级而上。我们眼球戛然而止并暴毙,我匍匐尝缝补描述却无力可及,这绝症锈迹斑斑自该隐葬后便无从得知;钟塔于昨天就已把颜色及丧钟剥落,核威慑终止并隳败于贫瘠,热风恣肆如熔岩横流于庞贝,咒诅我们听嗅闻触的扭曲变异,于是我们沉默尽绝,四肢平潺并辐射若将悖于暴动或忏悔自脉冲断残后得知:

那么一次预谋已久的喷薄,一次诡谲壮丽的超载,竟从未自蓬莱岛遭雷殛后再次荒流——



《日出》
文/蓝冰

我要攥一把太阳
在我到达医院之前
几十公里的路程
大家全一样
都是手捧阳光的病人
骨头里却住着月光
出发在黎明之前
期望到达阳光的前站
老中医的号太多
每个人都想
第一个把月亮从身体里
拿出来
尽快看到天亮



《我们——》
文/华灵

为什么会有地球?
我们本可以一无所有
像漫天星辰漂浮宇宙
荒凉  沉寂  冰冷
在各自轨道孤独地移动

无论蓝色弹珠或淡蓝圆点
我们生活在浩渺一粒尘微
它承载着太多的喜怒哀愁
无论帝王将相的功过是非
还是芸芸众生的爱恨情仇

文明像一碟横空出世的唱片
于四十六亿年后灵光乍现
我有幸作为人类一员吟留
躯体由古老的原子重构
左手一个星球右手一个星球

曾有一段情偷拍柔肩
一回眸是一场爱恋
我做出了许多改变
只为守住你的不变  
可是你变了  一切又回到原点

青春已一骑绝尘
只留下奔腾的足音
在现实的炼狱煎熬徘徊
怀揣一个不为人知的梦
面对张牙舞爪的未来

那煮熟的鸭子飞了
坐上飞机  飞向全世界
南辕北辙的人成了哥伦布
上帝在顽皮地掷骰子
谁胜谁负由他做主

世界因偶然而存在
却因存在而必毁



《失眠曲》
文/李平(湖北咸宁)

窗外檐雨
卫生间里没拧紧的水龙头
心底暗暗泄漏的思念

一夜点滴到天明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397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399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