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外国诗歌精选] 阿尔谢尼·塔尔科夫斯基现代诗歌精选:不要走,雾夜的灯火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453 | 回复0 | 2020-2-20 16: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阿尔谢尼·塔尔科夫斯基诗选:不要走,雾夜的灯火

阿尔谢尼·塔尔科夫斯基诗选:不要走,雾夜的灯火
阿尔谢尼• 亚历山大维奇• 塔尔科夫斯基(Арсени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 Тарковский,1907-1989),俄国诗人,翻译家。电影导演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的父亲。阿尔谢尼•塔尔科夫斯基的诗纯净质朴,敏感于日常事物,关注生活的永恒性。同时,在他的诗中自始至终保持着一种疏离感。塔尔科夫斯基的诗表面上与他所生活的时代脱节,但在更深层次的意义上是以一种个人化的姿态审视时代的变革。


蜡烛

闪耀着黄色的舌头,
烛油缓慢流下。
我和你这样活着,
灵魂燃烧,身体融化。

1926


“不要走,雾夜的灯火……”

不要走,雾夜的灯火
已在犹疑的心中积成毒药,
步入森林,快乐的巫婆
那乌克兰眼睛望着你。

我曾三次在世人面前犯错,
我听到哭声,但你并无罪过,
我向你诉说,卡捷琳娜,
就像人们死前的诉说。

我看到,自黑水中升起,
微弱的光,像蕨类植物,
而你在雾中行走或者漂浮,
或雾在漂浮,像彩虹。

第三次时我没有抓住你,
你像无家的海鸥一样飞走。
关上门,我听见昏暗的风,
细数陶土的碎片。

1928


“你总穿着黑色的衣裙……”

你总穿着黑色的衣裙,
夜晚到来,等待黎明,
在空旷的房子里,你不睡,
仿佛在歌谣中生活。

钟声的风吹拂在
夜晚教堂的圆顶,
软弱的梦飞来,
经过你的房间。

空旷的房子很好——
没有镜子,没有黑暗,
总穿着黑色的衣裙,
你已经忘记了我。

你会为我解开无数个梦,
只是要呼唤名字。
你将会回忆我——
在真实中睁开眼睛。

如果天使飞翔
在夜晚教堂的圆顶,
如果玫瑰盛开
在你房间的黑暗里。

1932


昨天我从清晨开始等待

昨天我从清晨开始等待,
他们猜,你不会来,
你记得,曾是怎样的天气?
像是节日!我没穿外套就出了门。

今天,你来了。为我们准备了
特别阴郁的一天,
这场雨,且天色已晚,
这沿着冰冷树枝流淌的水滴。

言语不能抚慰,手帕无法拭去……

1941


欧律狄刻

人只有一个
身体,形单影只。
灵魂厌倦
封闭的皮囊
长着耳朵
和五戈比大小的眼睛。
还有皮肤——伤痕重叠,
包裹着骨头。

飞出角膜
向着天渊
向着冰冷的辐条,
向着鸟儿的飞轮。
透过自己的
鲜活监牢的铁栏
听到森林和农田的响板,
来自七大洋的号角。

离开身体的灵魂是有罪的
犹如身体未着衣衫——
没有意愿,没有事业,
没有构思,没有诗行。
一道无解的谜语:
在那无人跳舞的舞池
跳完舞后,
谁将归来?

而我梦到另一个
灵魂,穿着另一套衣服:
燃烧着,奔跑着,
从胆怯向着希望,
如火焰,像没有影子的酒精,
漫游大地,
用一束丁香留念,
放在桌上。

孩子,跑吧,不要为
可怜的欧律狄刻悲伤。
绕着世界,用铁棍
驱赶自己的铜环,
即使只有四分之一的听力。
作为对每一步的回应,
大地欢乐而干燥地
在耳中喧响。

1961


最初的约会

约会的每一个瞬间
我们庆祝,像主显日,
人世间只有你我。你变得
更勇敢,比鸟的翅膀更轻盈。
沿着楼梯,像晕眩,
跑下台阶,引领我
穿过潮湿的丁香,进入自己的领地
从镜子玻璃的另外一边。

当夜晚来临,我被赐予
恩悯,圣坛的大门
被打开,在黑暗中闪着光
缓缓俯下的裸体,
醒来时:“愿主赐福!”
我说着,并知道,我得到的福祉
是这样大胆:你睡着
眼睑抖动着宇宙的青蓝
丁香从桌上漫延向你,
抖动着青蓝的眼睑
变得安宁,而手温暖。

而水晶中脉动着河流,
山冒着烟雾,海闪着微光,
你把苍穹握在掌中
透明的,你在宝座上安睡,
“公正的主啊!”——你是我的。
你醒来,修改
人类日常的辞典,
言语用饱满声音的力量
将身体充盈,而词语“你”覆盖上
自己新的含义,意为“王”。

世间的一切都改变了,甚至是
寻常事物——盆子,水罐,——当
在我们之间,像卫兵一样,
立着分层且坚硬的水。

我们被引领向未知之处。
在我们面前呈现出幻影般
用奇迹建造的城市。
薄荷自己铺在我们脚边,
鸟儿与我们一起沿路行走,
鱼儿在河中逆流而上,
天空在眼前展开……
当命运尾随在我们身后,
像疯子手中拿着剃刀。

1962


人生,人生

我不相信预感,也不害怕
凶兆。不逃避诽谤
和毒药。世上并没有死亡。
人人都会永生。一切皆不朽。
十七岁不应恐惧死亡,
七十亦然。只有现实与光明,
世上没有黑暗,没有死亡。
我们已经站在海边,
而我是收网人之一,
当永生成群涌来。

请住在房子里——房子不会倒塌。
我将召唤任一世纪,
进入它,在其中建造房子。
因此你的孩子与我一起,
还有妻子,在同一桌旁,——
桌子共属于曾祖和孙辈:
未来完成于此刻,
如果我抬起手
将五束光全留给你。
锁骨当作支柱,
我撑起过往的每日,
用丈量土地的锁链测算时间,
再穿过它,像穿过乌拉尔山。

我为自己拾取同身高的世纪,
我们南行,在草原上扬起沙尘;
野草生烟;蚱蜢嬉闹,
胡须触碰马蹄,并预言,
并用死亡恐吓我,像僧侣。
我把命运系于马鞍;
不管现在,还是未来的时光,
我都如少年,在马镫上挺立。

我满足于自己的不朽,
为了让血液在世纪间流淌。
为了持久温暖的永恒角落
我自愿支付人生,
当人生的飞针不再
将我,如丝线穿引世间。

1965


“小时候我生病……”

小时候我生病
由于饥饿和恐惧。我从唇上
撕下一层干皮。——舔舔嘴唇;记得
那冰凉咸咸的味道。
而我一直走,一直走啊走,
坐在大门台阶上取暖,
意识模糊地走,像跟随
魔笛手的笛音走入河中,坐下——
在台阶上取暖;却仍在发抖。
而母亲站着,挥手,仿佛在
不远处,却无法走进:
我靠近——她站在七步外,
挥手;我靠近——她站在
七步外,挥手。

我觉得
热,解开领口,躺下,——
此时号角齐鸣,光芒击入
眼睑,万马奔驰,母亲
在石子路上空飞翔,挥手——
飞走……

如今我梦到
苹果树下的白色医院,
盖到脖子的白色床单,
看着我的白色医生,
站在脚边的白色护士,
抖动翅膀。并停止。
而母亲来了,挥了下手——
飞走。

1966


“夏天就这样逝去……”

夏天就这样逝去,
仿佛从未来过。
阳光依旧温暖。
只是这样稀少。

所有能够实现的,
像五瓣的叶片,
径直落入我手中。
只是这样稀少。

善并非徒劳,
恶不会隐迹。
一切明亮地燃烧。
只是这样稀少。

人生将我携于翅下,
小心呵护,并且拯救。
我确实足够幸运。
只是这样稀少。

落叶尚未点燃,
树枝未被折断……
日子像擦净的玻璃。
只是这样稀少。

1967


“视觉减弱——我的力气……”

视觉减弱——我的力气,
两只看不见的钻石矛头;
听觉衰退,充塞古老的雷音
和父辈房屋的呼吸;
坚实的肌肉渐渐松弛,
仿佛耕地里灰白的老牛;
而我肩后的两只翅膀
从此不在深夜里闪光。

我是蜡烛,我在奢宴上燃尽。
请在清晨收集我的蜡迹,
这一页将悄悄告诉你,
如何哭泣,以何为傲,
如何将最后三分之一的快乐
分给众人,然后轻松死去,
如何在偶然住处的阴影中
像词一样,死后重新燃起。

1977

(李莎 译)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宫泽贤治现代诗歌《不畏风雨》欣赏
下一篇:布莱希特诗歌精选《致后代》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