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读睡诗歌] 《读睡诗选》第1347期精选现代诗歌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849 | 回复0 | 2020-10-5 23: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手拿雨伞的人》
文/沈章宝(安徽)

雨越下越大
雨林缝隙中老父亲的目光
像一条拧紧的绳索
勒得我心好痛

我知道他的心很酸
但老父亲的脸庞
还是那么平静

站在楼梯口的最后一级台阶
明显感觉到老父亲,还
没有转身进门
只听到很弱的嘟噜声
像过道里的风
从身后追了下来
抚摸我的后脑和肩膀

冲进深秋的雨中
脚步有些沉重
仿佛背负着一种责任

透过小车的车窗玻璃
忽然发现单元门口
站着一个手拿雨伞的人



《老鼠之死》
文/陈冰

你永远不会知道
一只濒临死亡的老鼠
能掀起多大的风暴

它搅动空气,制造
拒人千里的漩涡
把千万只同类——
活着的,或死去的
安插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它拼死一搏,为旁观者
烹饪一盘,足以吃到
遗忘降临的苍蝇

它一生仰望黑暗
与光明为敌
临终,向阳光俯首称臣
和人相比
它算得上一只
有格局的老鼠



《千阳》
文/心之帆

梦到你的梦境是双重的。
梦到你的梦境是双重的。
像从月陆最高地纵身而下千阳往云端
漫射入你的眼帘。
你驾星船前往我的星系,
风中闪烁着湖面,
一面立于天地之间的镜子。
我看过四十三次日落,
拥有两座活火山,
一座死火山,
泛滥的猴面包树苗,
还有我最爱的一朵玫瑰。
雨垂坠了云网,
像数万只灯眼鱼穿过海底升上海面。
那光亮,
像原野上蔓延的一簇簇火焰,
又轻轻地
柔软,一滴滴
静谧地躺在花萼上。
你少有了言语,
也似千阳穿过万户。
梦到你的梦境是双重的,
彩色的,
似温顺的一只只羊,
你数过,也常分不清左右
攥紧拳又撑开。
梦到你的梦境是双重的,
如此,我便同时拥有现实世界
的荒谬
和梦里的离奇。
纵使我的拥有
如此虚无,
也剥去隔着你我银色的反光面,
赤裸而又明亮。



《无法抵达之海》
文/杂生

背离山去看海
十月的风,她
温柔
贴近海,呼吸
与山不同的那是
一座以城市命名的桥

在背景声中,我们
合上双眼
那,令人神往的蓝色棕榈
和,七朵玫瑰的花语
阴云被高高挂起
你所着迷的一个方向
白鸟低飞

“逃离不过是短暂的幻梦”
音乐是一种
记忆密码
会将我们带回这个盛夏



《当中秋遇上国庆》
文/虔诚

当中秋遇上国庆
你在北方的天安门城楼里与国同庆
我在南方的邀月台前与月共饮
即便相隔千里
依然携着秋风,让纸鸢传递彼此心意

当中秋遇上国庆
你在杏苑的礼堂观影
我在橘泉的科研室里和你聊着天明
即使不在同一片天地
在扁鹊神像前,依然镌刻着你我共同的誓言

当中秋遇上国庆
你在寂寥的边境望着月儿期许
我在繁华的都市感怀着安定,承继
正如你沧桑的眼底
沉淀着的是,对家国的爱情

也正如霍乱时期的爱情
十月里
你在寒风凛冽里前行
我在温暖的日子里祈求安明
祈求你健康,祈求社会太平

爱情啊
需要你我共鸣



《异乡人》
文/诚初


落在岸边的芭蕉树叶上
落在连接两岸城市的大桥上
落在一个异乡人的头顶
一个异乡人淌过向东流的河水
他一生浑浊的命运
他一生浑浊命运里无法用河水清洗的
思乡情结
在夜色里被切割成两个月亮
圆的一个在天上
缺的一个在心里



《夜歌》
文/李平(湖北咸宁)

在荒芜的床上有一囗井
我挖掘。那梦的深度
是荡漾的月亮
是黑暗中你的脸

以冷漠、嘲讽、拒绝的表情
突兀地下沉
试图在远离中接近我
试图在水中点一盏炽热的火

而雨声明亮
在午夜寂静的屋顶
一些淅淅沥沥的忧伤诗句
让苍白的月亮默默涨潮

此刻,你遥远如同春天
带来痛苦的慰藉。此刻,我无眠
吸烟,写作。思念的辘轳
在我石化的唇上舀水



《自画像》
文/浪少

无需借助镜子。已经了然于脑中
脸型,发型
与躲在旁侧的耳朵

也许习惯了仰望,于偌大纸张
左下角,勾一张侧脸

大致轮廊,已经具备辨识度
就像一张版图
昂首挺胸的雄鸡,便是
祖国

至于眼睛鼻子和嘴,用墨镜
和口罩代替
以免,看到不该看的
说出不该说的

最后,于右上方画一个圆
代表太阳,远方
和希望



《库尔德宁之夏》
文/马志君

星星一点一点
野贝目一片一片
风向南吹
杏花张扬的,落满草原

是高原呢,草原呢
花园吧
深谷,这个夏天

我从东方来
暮年,也有了病痛
药,和折磨
这人世间有许多事物靠药养着
疼痛,落寞也用药养着

白桦,和一些叫不出名的树
以及往后的日子
是驾车来
骑马来
走着来,还是拄着拐杖来
“库尔德宁”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问人,骑马的
步行的,路过的
用木桶驮水的
一位牧羊的姑娘
红了脸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读睡诗选》第1346期精选现代诗歌
下一篇:《读睡诗选》第1348期精选现代诗歌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