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读睡诗社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
图片加载失败

用微信扫码,即可通过手机逛社区

今日头条

[外国诗歌精选] 德斯诺斯诗歌精选|在这深夜里,我们一夜夜 地期待着灿...

[复制链接] TA的其它主题
查看68 | 回复0 | 2021-10-2 22: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阅读。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德斯诺斯.jpg

德斯诺斯(Robert Pierre Desnos)(1900-1945)是法国超现实派中一位有才气的诗人,早期在超现实派中很有威望,诗歌创作接近风趣和幽默,在抵抗运动中因主办地下报纸被德国占领军逮捕,并死于集中营。

最后的诗
德斯诺斯 (法国)

我这样频频地梦见你,
梦见我走了这样多的路,说了这样多的话,
这样地爱着你的影子,
以至从你,再也没有什么给我留下。

给我留下的是影子中的影子,
比那影子多过一百倍的影子,
是那将要来到和重新来到你的
充满阳光的生活中的影子。

罗洛 译



不,爱并未熄灭
德斯诺斯

不,爱并没有在曾经宣称开始行使其自身葬礼的
这颗心这些眼睛这张嘴中熄灭。
听,我拥有足够的独特,华美
和妩媚。
我爱着爱,它的柔和与残酷。
我的爱只有一个名字,一个形式。
当一切消失。所有的嘴依附着另外一张嘴。
我的爱只有一个名字,一种形式。
而如果有一天你记起
哦你,我爱的形式和名字,
某一天在欧洲和美洲之间的海洋上,
在光芒闪耀至最后一缕之际
在起伏的波浪表面,亦或在一个暴风雨的夜晚
在一棵乡村的树下或高速飞驰的汽车上,
在马里榭毕林荫大道春天的早晨,
一个下雨天,
恰在黎明时分上床睡觉之前,
告诉你自己――我命令你熟悉的灵魂--那个
我独自爱你更甚的灵魂和你不曾知晓
的羞愧。
告诉你自己没有必要去懊悔:罗萨德
波德莱尔在我之前吟唱老朽女人的
悲歌或他们曾蔑视的纯洁之爱的死亡。
当你死去时
你还会那么可爱和令人欣悦。
我也已经死了,完全依附于你不朽的躯体,
在那里永远沉浸于你令人惊慌的肖像中,无何止的
此生和来世的
奇迹中,但如果我还活着,
你的音容,你的笑貌,
你的头发和其他很多身体上的味道
还会在我的体内永生。
在我的体内而我不是罗萨德或波德莱尔

我是罗伯特.德斯诺斯,因为她理解你
并爱你,
像从前一样。
我是罗伯特.德斯诺斯,她希望被记住
在这个卑鄙的只有你的爱还存在的世界。



明天
德斯诺斯 (法国)

到十万岁,我仍有力量
等待你,啊,预示着希望的明天。
眼下老人遭受着种种蹂躏,
他可以呻吟:晚上同早晨一样,一天一度更新。

多少个月来,我们不能安眠
我们醒着,守着火和光
我们小声交谈,或侧耳谛听,
一会七嘴八舌,一会又象赌场鸦雀无声。

然而在这深夜里,我们一夜夜
地期待着灿烂的明天,
我们不睡觉是在盼望黎明,
它最终会使我们的希望实现。

葛雷 译



鹈鹕
德斯诺斯 (法国)

十八岁的船长
若纳唐
一天捉了一只鹈鹕
在远东的一个岛上。

若纳唐的鹈鹕
下了一个白皮蛋,在一天早上,
他赶走了这只鹈鹕
它是那样地凄惶。

而这第二只鹈鹕
又下了一个白皮蛋,在一天早上,
又被从那里不可避免地赶走了,
另一只又是同样的做法,同样的下场。

这样可以继续很长的日子
在他没有煎蛋之前。

葛雷 译



鬼节
德斯诺斯

最后一滴酒在刚刚显现城堡的杯底燃起
路边多节的树木向着游人弯下身躯
他来自附近的村庄
他来自遥远的城市
他只好徒步走过教堂的钟楼
他察觉到窗外有一颗红色的星星在跳动
它下沉,它摇晃着漫步
在白色的道路上,在黑色的乡野里
它向着正看着它走来的游人靠近
霎时它的每个眼睛都开始闪耀
它定居在他的额头
为点燃他的冰冷闪光所震惊
他擦拭着自己的额头
手指上凝结成一滴酒
此刻男人正渐渐走远消失在黑夜中
他从清晨你采摘新鲜水田芥的泉旁经过
他从一座废弃的房子旁经过
那个额头上凝结着一滴酒的男人
这时正在一个巨大的厅堂里跳舞
一个金壁辉煌的厅堂
它打过蜡的地板光彩夺目
深得像一面镜子
他孤零零地和他的舞伴一起
在这间巨大的厅堂,他跳着舞
在捣碎玻璃发出的乐音中
夜的创造物
凝视着这孤独的一对在跳着舞
这夜的创造物中最美的一个
不自觉地去擦去凝结在他额头的那滴酒
把它放回杯中
睡着的人苏醒了
看到杯中的一滴酒闪现出无数红宝石的光
刚才它是空的因为它睡着了
凝视
宇宙在静默的一秒中摆动
睡意再一次获得了它的权利
而宇宙又再一次开始运行
从成千上万标志在世界上的白色道路
穿越那些神秘的乡野



用橡树的心
德斯诺斯

用这些树林的苗条而坚硬的木材,用橡树的心和白桦树皮,你会造出多少天空,多少海洋,
造出多少双拖鞋
穿在朦胧姑娘伊莎贝尔的纤足上?

用橡树的心和白桦树皮。
你会用天空构成多少美貌,多少墙后的影子,给朦胧姑娘伊莎贝尔的身体缝制多少件衬衫?
用橡树的心和白桦树皮,用天空。

你会用海洋形成多少火焰,多少反光
在宫殿四周,多少天空中的彩虹
在朦胧姑娘伊莎贝尔的头顶上?

用橡树的心和白桦树皮,用天空,用海洋。
你会用这些拖鞋构造多少星星,夜间的小径,尘埃中的足迹,造出多少楼梯让你拾级而上
去迎接朦胧姑娘伊莎贝尔?

用橡树的心和白桦树皮,用天空,用海洋,用拖鞋。
但是你深知,朦胧姑娘伊莎贝尔只不过是从生死之树的闪亮枝叶间瞥见的一个如梦的倩影。

用橡树的心和白桦树皮。
让她来到我这儿徒劳无益地阅读我紧攥在拳头里的命运的奇异诗行,当我张开手掌它们也不会离去。

用橡树的心和白桦树皮,用天空。
她能够在我灵魂的深渊凝视自己的脸庞和头发并亲吻我的嘴。
用橡树的心和白桦树皮,用天空,用海洋。

她能够赤足穿行世界,在夜里,带着我在身边,
使守夜人惊恐。她能够在我身上行走,杀掉我,或者在我脚边死去。
因为我爱上的女子比朦胧姑娘伊莎贝尔更加游移不定。

用橡树的心和白桦树皮,用天空,用海洋,用拖鞋。

雪妙子 译

来自群组: 读睡诗社
楼主热帖

上一篇:诺奖诗人拉格克维斯特诗歌精选|不属于我的小小的手
下一篇:诺奖诗人纪德诗歌精选|别再等待啦!哦,堵塞的道路
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为草根诗人发声,弘扬诗歌之精神(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